• <object id="awoam"></object>
  • <option id="awoam"></option>
  • <sup id="awoam"><blockquote id="awoam"></blockquote></sup>
  • 15歲男孩劉學州自殺:他本有3次活下來的機會……-案例-埠市三妹心理健康咨詢服務有限公司-蚌埠心理咨詢-蚌埠心理咨詢師
    15歲男孩劉學州自殺:他本有3次活下來的機會……-案例-埠市三妹心理健康咨詢服務有限公司-蚌埠心理咨詢-蚌埠心理咨詢師 咨詢預約電話0552-3061110
    15歲男孩劉學州自殺:他本有3次活下來的機會……

    點擊:145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2-09

    2021年12月6日,孫海洋找回了被拐14年的兒子孫卓。
    尋子成功的消息刷爆了網絡,也讓一個15歲的男孩升起了尋找親生父母的希望,他就是劉學州。
    于是,他也在這一天發布了尋親視頻。

    1.jpg

    事情很快就有了進展。
    9天后,經過DNA對比,他找到了親生父親。
    21天后,見到了生父丁某,幾天后,又見到了生母張某。
    這本是一件讓所有人欣喜的事,但在49天后,也就是找到親生父母28天后,劉學州自殺了。
    短短幾十天,一個蓬勃的生命悄然消逝。
    只留下一句“生來即輕,還時亦凈”和一封長長的遺書。

    7000多字的遺書,描述了他悲苦的一生:
    出生即被親生父母賣掉,
    幼年養父母去世,
    遭遇校園霸凌,
    被男老師猥褻,
    找到親生父母卻被二次遺棄,
    被生父嘲諷、被生母拉黑,
    無良媒體惡意帶節奏,
    鍵盤俠辱罵詛咒。
    ……
    太多愛憎分明的人為他無奈苦痛的經歷心碎,為他努力發光的單純打動,為他遭受的惡意心生憤怒。
    如果沒有這一根根沾滿鮮血的稻草壓在少年身上,他就不會如此果決地放棄生命。
    可就如尹建莉老師所說:“命運想把一個人逼到自殺或墮落,其實也不容易。生命自我保全是一種本能,年輕的生命更對未來充滿希望?!?/strong>
    少年之殤,也許并非我們認為的那樣,是被不幸的遭遇壓倒,而是用生命祭奠“不被愛著”與“沒有歸屬”的執念。
    其實,他本來有三次機會,可以不死。

    ① 愿你擁有被愛照亮的生命
    劉學州三個月大的時候,被親生父親以籌聘禮為由,賣了6000塊錢。
    很難理解,居然有父母用賣孩子的錢,毫無負擔過自己的日子。
    這荒誕的悲劇,唯一慶幸的,是小小的孩子還不知道這一切。
    他遇到了好人家,養父母善待他,給他溫柔,給他深深的愛意。
    如果年幼的他能在這樣一個安全且幸福的氛圍中長大,他就會形成安全型依戀,對世界的最初認知就會是:世界是安全的,別人是好的,我是被愛著的。
    換句話說,他對這個世界底色的印象,永遠是溫暖的、明亮的。
    即便在后來經受挫折、遭遇不幸,依然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恢復,努力把日子過回正軌上。
    但命運似乎有意作弄,在他4歲那年,因煙花爆竹作坊事故,養父母先后去世。
    4歲,剛剛能夠清晰記得和養父母相處的點點滴滴,就不得不直面“喪失”“愧疚”。
    喪失是這么猝不及防,他一點準備都沒有,源源不斷的愛意就戛然而止了。
    當時的他,不能理解,但只能接受。
    同時,心中隱隱藏著愧疚。
    在養父母出事的前一晚,他吵著要去姥姥家住,養父母沒辦法,就同意了。
    第二天,小作坊就爆炸了,養父當場身亡,養母全身重度燒傷,救治一段時間后,也去世了。

    很顯然,這是意外事故,而且要不是他堅持到姥姥家住,也逃不過這一劫。
    他是事故的幸存者,卻也因此而愧疚。
    心理學上,稱之為“幸存者愧疚”。指的是,在創傷性或災難性事件結束后,幸存下來的人有很大可能會沉浸在一種“自己不值得”的慚愧中。
    他會覺得,父母已經不在了,憑什么只有自己活下來?
    何其無辜,何其殘忍,何其無奈。

    但,這時候還有個補救的機會。
    只要有人重新成為他信任、依戀的對象,他就能夠接受“喪失”,也能夠走出“愧疚”。
    幸運的是,養母的姐姐,也就是他在遺書中提到的姨媽,愿意在養父母去世后,給他毫無保留的愛與照顧。
    那些無力的哭泣、對自己的憤怒、對孤獨的恐懼,全然被接納。
    他把姨媽當成了精神上的媽媽。
    然而,幸福很快破碎,姨媽因為不幸的婚姻,傷心之下,最終也離開了人世。

    失而復得,得而復失,在這種極具摧毀力的情緒中,他很容易不再認為“自己值得被愛”。

    他變得懂事、好學,潛意識里覺得,只有自己成了照顧別人的那一個,就不會被拋下。


    ② 愿你在絕望中仍抱有希望
    其實孩子走到這步,仍然有很大的可能,在他心底種下愛和希望的種子,讓他在遭受重創時依然有免于崩潰的內在力量。
    這需要他遇到極好的人,比如好的老師和好的同伴。

    但很遺憾,沒有父母庇護的孩子,成了校園霸凌最佳的人選。他從小學二年級開始住校,小學六年轉了5次學。
    幾乎每次轉學,都會被欺負。
    各種誣陷、毆打、孤立層出不窮,告訴老師也沒用,反而會被老師打。
    有時候連飯都吃不飽,高年級的學生搶他吃的,餐廳里的工作人員也欺負他,全校發雞蛋,每個人都有,就是不給他。
    就連被人騎在身上打,他也不敢回家告訴老人真相。
    不要問他為什么不反抗,不跟家里人說。
    想一下,如果我們處在他的位置,認為自己“不值得被愛”,性格內向脆弱,渴望得到認同,能比他做得更好嗎?

    好在,他六年級的時候,遇到了一次轉機。
    他被轉到一所縣城的私立寄宿學校上學,因為成績好,班主任給了他上臺表演和當班干部的機會。
    這代表著認可,對他來說,是個新的開始。
    于是,他把學校當成心靈上的寄托,玩命學習、努力上進,拿了無數的獎狀,甚至還在疫情期間做了志愿者,獲得了很多人的贊許。
    是不是很難相信,一個經歷過如此苦痛的孩子,竟然如此奮進,沒有自暴自棄?
    其實,也并不難理解,只要還有向上的、強烈的意愿,他就會不斷迸發出強大的驅動力。

    只是在他的潛意識里,再也沒有人無條件地愛他,只有不斷獲得認可,不斷得到他人的善意,他才能再次重建內心世界,最終獲得自我認可的能力。


    但命運再次給了他致命一擊。
    上了初中后,他遇到了一個變態男老師,遭到了強制猥褻。那一刻,他如同身在地獄,差一點就從學校宿舍樓頂跳下去。
    不能說,不敢說,也無人可說。
    每天都過著崩潰的日子,漸漸地他越來越抑郁。
    可努力發光的少年并不甘于被命運擊敗,在他心中還殘存著一絲光明:“我要找到親生父母,我不是沒人愛的孩子,我還有家?!?/span>
    他在尋找來處,給予自己最深的歸屬感。
    所以,即便他跟家里的老人有了隔閡,也堅持要尋找親生父母。

    這不是忘恩負義,而是孤注一擲的求生。


    ③ 愿你不再用生命照亮世間的黑暗
    借著互聯網的便利,他很快聯系上了親生父母。
    猶如迷路的人找到歸途,他興奮、雀躍、欣喜、感恩。

    那時候的他,還不知道自己是被親生父親賣掉的,只以為他們迫于無奈,才把自己送走。
    他分別加了生父和生母的微信,第一次在視頻中,見到了他們的樣子。
    不同于他的熱情和迫切,已經離婚并各自組成新家庭的父母,似乎不太愿意跟他有過多的聯系。
    一個好容易見他一面,在酒店辦了認親儀式,塞給他5000塊錢,跟他到養父母家轉了轉,就走了。

    另一個邀請他參加弟弟的生日宴會,在家里住了幾天,也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,讓孩子聽到親戚打電話來,埋怨生母不應該跟他相認。

    這時候的他,已經知道自己是被親生父親賣掉換彩禮了。
    他的心跌入谷底,滿腔的絕望無從述說。
    原來,他心心念念的親生父母,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為他負責,現在也不愿意為他打亂現有的生活秩序,亦不想花時間跟他相處。
    按理說,敏感脆弱的他,早就應該對父母敷衍的態度有所察覺。
    可他太渴望跟親生父母建立情感上的鏈接,他不想孤獨地活著。
    于是,他試探著跟他們說,自己想要一個落腳的地方,不想在外邊繼續漂泊,買或者租個一室一廳就可以,起碼讓自己有個地方住。
    但他們完全不理解他對家的渴求,認定這個孩子想從他們身上“撈好處”。
    這對父母,再次拋棄了他。
    生母直接拉黑了他。

    生父說以后再也不要聯系了。
    這一刻,他成了給人添麻煩、不知好歹的“白眼狼”。
    這對一個青春期的孩子來說,實在太難接受了。
    我們知道,處在這個年齡段的孩子,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身份認同。
    所謂身份認同,簡單來說,即知道“我是誰”。
    一方面,他們活在別人的目光中,需要從親近的人的評價中拼湊出自我形象;另一方面他們看起來很在乎別人的評價,實際上,他們更關注自己的感受。
    而且越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就越是執著。
    他一怒之下,在網上曝光了親生父母的所作所為。
    表面是一個憤怒的孩子,聲討種種不公,實則他是想給自己無處安頓的心一個歸處。
    而他的親生父母如何回應呢?他們用堪稱殘忍的方式抹黑這個孩子。

    生母接受某無良媒體采訪,大肆宣揚他的“險惡用心”,逼著父母拆散現有家庭,給他買房。

    生父給他貼上“網絡乞丐”的標簽,說他賣人設,裝可憐。

    還有什么比親生父母對孩子的惡意,更讓鍵盤俠興奮的,“你父母都說你不好,那不管你說什么,你就是有問題”。
    沒人在意他的善良,正如沒人在意他只想“被愛”,只想要個歸處。

    這些鍵盤俠只想發泄自己的情緒,用無端的猜測給他“潑臟水”。

    當一個孤獨無依的孩子,被鋪天蓋地的惡意包圍,被親生父母用最殘忍的方式告之“你不配被愛,也不配有個家”。
    他就會失去所有的信念和希望,不再擁有強烈想要活下去的欲望:
    “等大家看完這篇稿子的時候,我應該就已經過上了幸??鞓返纳盍?,應該是一個很美好的人生,在爸爸媽媽(養父母)的懷抱中長大。
    這一生見識到了血緣親情的傷害,冷漠無情、人性扭曲,見識到了‘人心’的黑暗,也很慶幸的遇見了很多內心陽光的人。
    但是,把這些全部加在我一個人身上,我實在是承受不起,因為我才十幾歲,還是其他大人眼里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    好了,我要開始我新的旅途了?!?/span>
    于是,他決定去死,離開這個絲毫不牽掛他,他也完全承受不住的世界。

    生來即輕,還時亦凈。
    這話越想越悲涼,他對這個世界唯一的要求,就是尋求“被愛”的感覺和穩定的“歸屬感”。
    來時,這個世界沒有給予他,走時,亦被剝離得干干凈凈。
    我們無比痛心孩子用自殺的方式對抗這個世界,但背后原因永遠值得我們深思。
    一個孩子:
    想要被愛,有錯嗎?
    想要擁有歸屬感,不應該嗎?
    想要有個家,很難嗎?
    生而不養,何以為家?替天下孩子叩問,與天下父母共勉。

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